对于大多数律师来说,审查合同难的不是不熟悉《合同法》《公司法》等法律法规,而是缺乏对客户行业及相关业务的经验。更直接地说,律师大的困难是律师不懂客户的业务。对可以通过生活经验直接接触了解的领域内的合同,一般律师审查起来是没有太大难度的。如果审查的合同是日常生活无法触及的领域的,通常会存在一定的困难。举个例子来说,让律师审查一个普通货物买卖合同(例如布匹买卖合同),应该都没有太大难度的。但如果审查的是成套工业设备买卖合同(例如屠宰生产线设备买卖合同),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。原因在于,律师可能对“成套工业设备”的相关方面(尤其是对交易很重要的业务“细节”)不了解。律师对一个领域内业务的熟悉程度,通常也是衡量其在这个领域内专业程度高低的标准。一个专业的律师,通常是这个行业的半个专家,例如做房地产业务,那么对房地产领域内的各种具体事务都应该非常熟悉,例如做涉及财务税收业务,也应该是半个财税专家。简单点说,律师专业与否,就看律师是否能与这个领域内的专业人员进行顺畅沟通。律师问的,专业人员能够听懂;专业人员回答的,律师能够理解。当然,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,律师不可能熟悉所有的业务领域,也不可能做全能型的律师(更何况律师专业化才是现在的大趋势)。例如不能要求一个房地产律师去高标准审查一个海商业务合同。同时,即使是在我们所从事的业务领域范围内,也并不是一下子就能熟悉所有业务的。总是我们不熟悉的事务存在。一旦遇到不熟悉的业务合同,工作态度就很重要,律师不能因为自己不熟悉这方面的业务,就只是审查一下法律条款(例如法律适用、争议解决条款)应付了事。这样只会审查“法律条款”的毛病,在不少同行身上都有。这样审查合同,基本上算是“捣糨糊”,既不能达到为客户防范风险之目的(因为把握不住关键风险点),自己的业务能力也很难以得到提升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们必须要有办法来解决“不懂业务”的难题。但在说具体方法前,必须谈谈如何看待合同中的“商务条款”和“法律条款”问题。不少律师有这样的观念,认为只要涉及到具体交易事项的条款,都属于商务条款,从而认为那是客户的事情,不是律师的事情,这是部队的。应该说,对于客户而言,合同是一个整体,并不会区分哪些是“商务条款”,哪些是“法律条款”。实际上,大多时候也很难区分何为“商务条款”,何为“法律条款”。比如,在股权转让合同中,股权转让的交易价格多少,那确实是客户的事情。但这个价格是如何构成的,以及付款的制约条件等等,律师必须要清楚。只有把握住交易的关键节点,而不是仅关注所谓的“法律条款”,律师才能够真正地为客户做好风险防范工作,也只有这样的服务才是客户所需要的。审一下所谓的“法律条款”,或是修改改,那是秘书的活,难以体现律师的价值。律师如何才能去了解那些原本不熟悉的业务问题呢?遇到不熟悉的业务事项,除了用网络搜索做基本了解外,主要就是去研读这业务所涉的法律法规。从法律、行政法规、部门规章到地方法规和地方规章,甚至规范性文件都读一下,把这个领域内的法律规定了解清楚。例如,在审查一份《建设项目安全评价合同》时,发现虽然合同主要框架和其他技术合同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但我对“安全性评价”这一业务事项并不了解。为了确保合同审查的准确性,做一个简单的法律研究,从《防震减灾法》、《安全性评价管理条例》、《安全性评价资质管理办法》、《安全性评价收费管理办法》到《某某省防震减灾条例》等,我基本都研读了一遍。审查合同时发现不熟悉的业务问题,通过研读法规来了解熟悉业务,反过来再来进一步审查合同,这样的方法虽然耗时比较多,客户也基本不大知道律师所做的努力,但这样的效果是,一方面既审查合同结果不出现重大问题,另一方面也是律师提升自身业务水平的好途径。